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

【以趣味與記錄為名,與貓下去之友的聯手共寫連載計畫】第一期:他的拿手菜是朝鮮薊燉飯


全世界大概都知道我在台北最喜歡的西餐小館是貓下去。我與貓下去主人陳陸寬先生的關係,從客人與老闆、訪問者與受訪者至買醉人與倒楣鬼,數年來不斷演進,如今又要發展出另一段孽緣:一起書寫有關(或無關)貓下去的種種。

這裡有更詳細的前情提要

第一期的主題是燉飯。這真是妙了,我在貓下去幾乎不點燉飯,因為我覺得貓下去的燉飯不好吃(寬哥對不起……)。說真的,在貓下去點飯或麵根本浪費卡路里,因為他們的肉或海鮮做得更好呀!

不過,我的上一個男人,唯一的拿手菜是燉飯。而且是朝鮮薊燉飯。

他在情人節做這道菜給我吃。他在閒來無事的週六夜晚做這道菜給我和他的家人吃。某次,他想展現老闆風範,親自為他的員工下廚,做的也是這道菜。

這道菜來自Jamie Oliver的《Jamie’s Italy》,是我們在信義誠品一起買的。我們喜歡Jamie Oliver,你懂的,他做菜看起來好輕鬆寫意,好快樂無憂;他這個人看上去也古意可愛,總是不吝於提到他的太太Jools,左手無名指上的指環從不妨礙他做菜。曾經,當我坐在他房間裡的沙發上,頭靠他肩、小腿放他膝上地,一起看Jamie Oliver耍寶時,我想像過,我要在一個Jamie Oliver式的漂亮廚房裡,一輩子做菜給他吃。

朝鮮薊燉飯的做法不難,材料也不難買。台灣沒有新鮮的朝鮮薊,我們就買罐頭的;沒時間熬高湯,我們也買罐頭的。西芹、檸檬、Aborio米、帕馬森起司、新鮮薄荷,全都在微風超市解決。

他用拙劣的刀法切碎西芹與大蒜,把朝鮮薊放到小鍋裡用檸檬汁煮。西芹與大蒜入平底鍋炒香,再加生米,而後一次又一次舀進高湯,待生米即將煮成熟飯,拌入奶油與帕馬森起司,添上檸檬汁朝鮮薊、撕碎薄荷葉,即完成。

他不是個好廚子,甚至連廚子都稱不上,只是偶爾心血來潮,在廚房裡比畫幾下。但或許是beginner’s luck吧,這燉飯,味道還真不賴。鮮鮮鹹鹹酸酸,西芹、檸檬、朝鮮薊搭配得天衣無縫,看似清爽,其實口味頗重,而他一向喜歡重口味的食物。我三兩口就把燉飯吃完,告訴他,好好吃喔。

他是個需要掌聲的男人。

他現在大概忙到沒時間做菜了吧。我們分開後,他恐怕也失去進廚房的理由。

忘記說,貓下去是我們在台北最喜歡的西餐小館。

1 則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